往期阅读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柴桥的女儿

胡莲云在柴桥初级中学读书时的奖状
1964年,胡莲云从复旦大学毕业,分到国防科委929部队时留影
2011年,胡莲云(前左三)参加镇海中学百年校庆活动
胡莲云夫妇在老家门口与双亲及妹妹合影
胡莲云和丈夫郑郁文结婚二十周年合影
1986年夏天,胡莲云和73岁父亲一起登长城
  胡莲云

  我的故乡柴桥山清水秀,是个鱼米之乡,千年的芦江水养育了我。

  1940年10月,我出生于柴桥。柴桥中学毕业后,我被保送到镇海中学。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复旦大学数学系。大学毕业后,我进入陕西阎良国防科委下属的929部队(后称中国试飞研究院)。

  如今,我已经80岁了,是金陵科技学院的一名退休教师。回顾往昔,故乡总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少时的柴桥记忆

  记得我9岁那年,国民党飞机连续轰炸柴桥,其中有两处炸得特别厉害:一处是我家对面不到10米的柴桥 里后头翁,飞机飞得很低,炸弹投下来,房屋被炸塌,炸死8人,炸伤多人,现场惨不忍睹!另一处是柴桥车门里,国民党飞机投下燃烧弹,一片火海,几排房子被炸毁,幸亏人员没多大伤亡。

  轰炸那天,母亲带着我和妹妹逃去大溟外婆家避难,半路上飞机似乎跟着我们在头顶上盘旋,我们躲到附近坟堆里,浑身发抖。从此,我对国民党恨之入骨!

  1949年5月,宁波解放了,解放军浩浩荡荡开进柴桥,战士们坐在街边休息,下雨时躲到商店屋檐下避雨,不进人家的门。国共两军天壤之别,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深刻的记忆。

  庆祝舟山解放的1950年5月的某天,热闹非凡,欢欣鼓舞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柴桥的上街、中街、下横街,都被挤得水泄不通,舞狮子、滚龙灯、踏高跷、造趺表演、打腰鼓等,多种民间技艺各显神通,看得我眼花缭乱。

  柴桥车门里对面有座很大的老祠堂,常有越剧团来演出。我是每场必到,且看得很投入,当看到悲剧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对越剧的兴趣爱好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全面发展 发奋求学

  1953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入柴桥中学念初中。1955年,我加入了共青团。除了用功读书,我还爱好体育运动,是班里的文体委员,在校体育运动会上荣获好多奖状。

  1956年,我被保送到镇海中学念高中。这也是镇海中学的第一届高中,我遇到了“传奇教师”胡明德老师。他对我的培养与帮助令我铭记在心,引发了我对数学的浓厚兴趣。

  我学习努力,爱好体育运动,是镇海中学女子篮球队队长。高三上学期,在参加宁波市学联篮球比赛中,我们镇海中学女子篮球队在12场比赛中以9场取胜获奖,作为队长的我和另两名主力队员荣获“三级运动员”称号。

  1959年,我考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喜悦心情难以言表!从柴桥乡下出来的我,对大上海充满了好奇。我有好几户上海亲戚,每逢周日,我总要去走走亲戚。在走亲戚的路上,我发现上海的马路多以全国各地的省名或城市名命名,如浙江路、宁波路、西藏路等。出于好奇,周日我若不去亲戚家,就要找到那些马路去逛逛,看看有什么特色,开开眼界,回到宿舍还把当天所见所闻与同学分享,她们也觉得很新鲜。大一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时,虽然在女生中还可以,但我自己很不满意!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当我早出晚归去外面玩时,别的同学都在图书馆学习。

  从大二开始,我痛改前非,鞭策自己,也跑到图书馆去用功了,还帮助要好同学留位置,这才迎头赶上。

  大学功课紧张,有的数学课老师用原版英文教材,下课后必须下功夫好好消化才能掌握,但我还是不忘体育运动。先是加入校女子篮球队,后因打球时腿受伤住院开刀而退出球队。我的田径运动成绩也不错,在校体育运动会上屡次获奖,我还是系女子排球队队长。

  父亲鼓励我上大学

  我的父亲胡宝华是一位手艺高超、方圆几十里闻名的木匠师傅。他9岁丧母,13岁做学徒,20岁出头就带徒弟,并和几个要好的同行一起开“作场”。1953年,父亲进了柴桥米厂,直至1974年退休。

  父亲聪明过人,勤劳能干,做事雷厉风行。父亲会做大木,造房子,也会小木,制作精细家具。柴桥米厂一整套的流水线都是父亲设计并安装的,大大提高了出米率,父亲多次被评为厂、局、市的先进工作者,在厂里有一定威望。

  父亲虽然只有高小文化程度,但十分重视文化知识。靠父亲微薄的收入,要养活一家7口人(外婆住在我家),还要供我们姐弟4人读书,担子很重。当我考入复旦大学时,母亲认为女孩子要嫁人,没必要上大学了,父亲批评了她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耐心做母亲的思想工作,并说:“莲云自幼聪明好学,成绩优秀,如今考入名牌大学,这是我们胡家的光荣,我愿意一斧头一斧头多砍几下供她深造,学成后好报效国家。”在父亲的积极支持和鼓励下,还有胡明德老师亲自上门说服母亲,我才能去复旦报到。

  父亲热心公益,关心众事,他两次带领弟弟修理了年久失修、漏雨的“堂前”,族人十分感动!父亲关心国家大事,每天报纸不离手。有亲朋好友来家,他很客气,即使在困难时期也要留住人家吃了饭再走。当有人急需用钱,上门来借时,父母总是想方设法借给人家,从不让对方空手而归。

  父亲心灵手巧,吃苦耐劳、兢兢业业、以和为贵、助人为乐等优秀品德,使我受益终生。父亲的恩德我铭记在心,且付诸实践。有了父亲的积极鼓励,我才能进大学深造,才能成为一名国防科研战士,才能当上大学老师。2005年5月,92岁高龄的老父亲驾鹤西去,令我悲痛欲绝。

  延安社教 部队成长 后投身教育

  1964年大学毕业时,我班有7人被第一批挑选到陕西阎良国防科委下属的929部队,后称中国试飞研究院。到部队后经过一个多月的军训,我和其他高校分来的4名女兵被派到延安搞“社教”。

  在延安8个月的磨练,艰苦的生活使我终生难忘。到延安的第一关是语言关,延安土话十分难懂,刚去时我出了不少洋相。社教工作队领导给我两个“官衔”:妇女队长和民兵队长。不懂土话,无法开展工作,我下定决心非闯过这第一关不可!于是,我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爬到山顶,背延安话与普通话对应关系的小本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个多月的刻苦练习,基本过了语言关。吃的是糠窝窝,以一大碗盐水放几片菜叶子就算是菜了;睡在窑洞里没有垫被的土炕上,虱子咬得我全身奇痒,难以入睡;每天要到10里路外的水井去挑两担水。

  在延安,还碰上一件非常惊险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都感到后怕!1965年临近春节,我们麻庄大队有一位40多岁男老乡得了疴山病,发高烧、吐黄水,病得很重。我和一位北京来的女同志,连夜赶到30多里外的延安城里去请医生,中途要翻过两座山。当我们走到半路上,突然听到有狼嚎声,说时迟那时快!隐隐约约看见有4只狼朝我俩奔过来,离我们只有二、三米距离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拿出大号手电筒对着狼的眼晴照!我手在发抖,心惊肉跳,那位女同志胆子小,拉着我的军大衣躲在我背后发抖。大约对峙了20分钟,狼向后转离开了,吓得我俩一身冷汗,连毛衣都湿了,我们一时迈不开脚步,躲进旁边的小茅坑里不敢出来。经过那次“狼口逃生”的考验,我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勇敢。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夜狼口脱险的情景记忆犹新!

  延安社教结束后,我又投入到科研中。作为一名航空战线上的科研战士,我参加过多种型号歼击机、轰炸机的试飞数据处理工作,以鉴定飞机的可靠性、稳定性和适战性。

  一般我们不用上飞机测试,只管地面上处理即可,但我不怕死,上天亲自测试。有一次我上飞机,机上连飞行员只有3人,把我绑在飞机里,打开机舱门,在万米高空要我将一只很重的麻袋踢下去,此时感觉好像有15级以上台风要把我刮下去,真是惊心动魄!回到地面后,为了不耽误第二天的试飞任务,我必须通宵在计算机房工作,处理好当天测试收集的数据。

  我为祖国的国防航空事业贡献了一份力量,并立了战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原单位没有忘记我,在中国试飞研究院建立60周年纪念日上,没想到“胡莲云”三个字刻在“试飞人名谱”的红墙上。

  1982年,我丈夫郑郁文从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南京航空学院。不久,我也调到南京金陵科技学院任教。

  我热爱教育事业,满腔热情投入到教育事业中。我教过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率统计、计算方法等多门课程,教学效果较好,1991年被评为校先进个人,1994年荣获“民盟南京市先进盟员”光荣称号。我主编过《线性代数》,参编过《微积分指导书》;多次参加市、省、全国高校数学学术会议,在大会上交流论文;先后在各种数学杂志上发表过近10篇论文。

  本版供图:胡莲云

上一篇    下一篇
©北仑新区时刊 版权所有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视窗
   第06版:人文
   第07版:小记者
   第08版:公益
柴桥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