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6年08月20日 星期六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记忆中的芒市大河
李全民
  ∗李全民∗

  芒市河是德宏“三江四河”水系之一,发源于龙陵县荆竹坪乡和芒市象滚塘乡诸山溪,至木康以下进入芒市坝,至遮放坝尾弄坎与龙江汇合成瑞丽江。河长102.1千米,流域面积1830.5平方千米。

  记忆中,当地人提到这条河,一直喜欢在“河”的前面加一个“大”字,叫做“芒市大河”,丝毫不觉得这个“大”字的累赘,叫起来还蛮亲切:“我今天去芒市大河钓鱼”“走,去芒市大河游泳”。如果不加这个“大”字,简称“芒市河”,反倒觉得有点别扭。

  记忆中,芒市大河的水量曾经很大。上世纪60年代末,我在遮放小学读书,10岁左右。当“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刮到这个边陲小镇时,学校停课闹革命,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跑到河边游泳、钓鱼,也经常从河边沙地上采摘野生肥嫩的“苦芊芊”,用衣服兜着,回家够吃一顿,吃完喝一口米汤,甘甜无比。干冬季节,河水清澈见底,到了雨季,就变成满当当的一河洪水,波涛汹涌。1973年9-10月间,遮放发生洪灾,正在读高中的我们被紧急动员来救灾,坐车到戛中,乘竹筏过江到对岸的弄坎。在竹筏上,水天一色,有一种身处大海的感觉,远远看见一个个谷堆在水中飘动。我们的任务是待洪水退去后,从田里把浸泡过的稻谷挑回寨子,用机器脱粒后,再把谷子放到大铁锅里炒干,足足干了半个月。在遮放,每到雨季,芒市大河与龙江的洪水汇合后,由于下泄不畅,河水倒灌,遮放坝尾一带都要成灾。弄坎一带有一句老话:三年水不淹,老母猪戴项链。说的是这里的田因为常被洪水淹没而十分肥沃,只要能够消除洪灾,将富裕无比。

  记忆中,芒市大河上面年年都要架桥。每年雨季过后,河两岸的傣族村寨为了群众过河方便,都要联合起来在河上架桥。架桥的材料全部是竹子:竹桩、竹梁、竹桥面,建一座这样的竹桥,大约需要数千棵竹子。竹桥主要供行人过河,规模大的也可通行马车。这样的竹桥只能使用半年左右,到第二年雨季来临,桥都要被洪水冲得荡然无存,足见芒市大河河水之大,这时候人员过河只能靠竹筏。待雨季过后,两岸的群众又开始建新桥,年复一年。改革开放后,芒市大河上的永久性大桥多起来,竹桥才逐步退出。晚霞中,婀娜多姿的傣族少女,肩挑竹篮,从桥上轻盈地走过,成了德宏的一道风景,留在画册上。

  记忆中,芒市大河的鱼很多。遮放是鱼米之乡,鱼主要集中在芒市大河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每年春节过后,河水小的季节,寨子里都要到河里做“渔场”:在河湾里选择一块篮球场大小的深水区,先打上竹桩,再把成捆的竹梢沉入水底,给鱼创造一个聚集的场所。每过半个来月,用竹帘将渔场团团围住,把竹梢捞上来,然后往里面扔几炮,就能捕获几百斤鱼,五六十户人家的寨子,每一家一次能分十多斤。1970年底,我在遮放中学读书,这是一所刚刚从耕读学校改过来的中学,每年冬天,学校都要组织学生沿芒市大河而上,到三台山去砍柴。时间大约需要20天左右。砍下来的柴先堆放在河边,最后在某一天一齐推进河里,浩浩荡荡顺水而下,飘到学校附近再捞上来。此期间的伙食,最多的就是老师从河里炸起来的鱼,都是三五斤以上的大鱼,几乎是天天鱼,顿顿鱼,人人浑身鱼腥味。俗话说“鱼生火,肉生痰”,到后来吃得个个满嘴起泡。

  不知从何时起,想与芒市大河亲近的冲动没有了。芒市人提到这条母亲河,总是忍不住一声叹息。河里只剩下小鱼小虾,在街上一听说是芒市大河的,极少有人问津。告诉孩子,曾经在河里钓到十多斤的大鱼,他立马说你吹牛。工厂向河里排污的事件还时有发生,在河边倾倒垃圾的现象更是屡禁不绝。由于修建了以发电、防洪为主,兼顾灌溉的综合性枢纽工程龙江水电站,遮放坝尾的洪灾几乎绝迹,不知道弄坎的老母猪是否戴上了项链?更严重的是,芒市大河的水源已经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初,我到遮放调查冬季农业生产,看到农民使用了滴灌技术,原因是遮放坝如今居然缺水了。这个当年沟渠纵横的地方,连地下水也枯竭了。

  2015年,芒市政府组织了芒市大河整治活动,领导慷慨陈词,群众干得热火朝天。我想:对于芒市大河这条母亲河,政府的投入能不能再大一些?能不能采用法律的形式实施对母亲河的保护?能不能对那些向母亲河偷排污水、倾倒垃圾、破坏沿河生态环境的人实施重罚,罚得他们倾家荡产,罚得他们梦里也怕?

  记忆中的芒市大河,你还能恢复原来的模样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孔雀之乡
   第04版:要闻
记忆中的芒市大河
南洋华侨机工
老家的洋丝瓜
梦圆德宏
武贤端书法作品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