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伟:获得3次“红点奖”后 他在设计什么? 2018年05月17日  闵楠

张卫伟(中)在领奖中 云南工商学院供图

红点奖获奖作品“创意锅盖” 云南工商学院供图

  □ 本报记者 闵楠

  验血创可贴、变色胶囊、创意锅盖,是云南工商学院设计学院院长张卫伟3次获得红点奖的创意作品。

  从美国到中国上海再到云南,从设计师到教师,再转变为管理者,张卫伟一直在追求跳脱日常的挑战。“因为这会激发不一样的灵感。”对于始终怀有初心的设计师来说,虽然已经成为一名学院管理者,让学生建立设计思维,从一个单纯的手工业者转变成为能够自我理解和深入思考的设计者,是他目前正在进行的“设计”。

  设计“解决问题”

  作品获“红点奖”肯定

  “什么样的作品获得了红点奖?”

  “验血创可贴、变色胶囊和创意锅盖。”

  张卫伟讲述了这几个作品的诞生过程。父亲感冒,加之需要定时服用其它药物,每次看着他吃下一大把胶囊时张卫伟就会想:老年人不注意药物保质期问题,怎么能够直接从胶囊上获得相关信息提示呢?正巧那段时间出现一款“霉斑”面包,从外观上看起来,好像包装袋里的面包已过期发霉,实际上只是外包装袋的一个“视觉欺骗”效果,这个恶作剧般“霉斑”让他灵光一闪。

  张卫伟开始在完全陌生的药物外包装领域深入研究:找相关专业人士了解胶囊外包装结构,经过“刨根问底”,最终将“霉斑”设计引入胶囊外包装中来:一旦药物达到或超过保质期,胶囊外壳上就会出现“霉斑”状不同颜色的斑点,直观、简洁地提醒服用者:药物过期了。“变色胶囊”的设计在2016年获得了被誉为“设计界奥斯卡”的国际工业设计大赛红点奖,而这只是张卫伟设计生涯中获得的第二个红点奖。

  张卫伟另一个设计作品与“变色胶囊”一同获得红点奖的是“创意锅盖”设计。“一次煮面,水开了打开锅盖,但厨房台面上放了很多东西,锅盖一时不知该放哪儿。”大城市小公寓的厨房通常比较小,加上中国人厨具种类多,如果厨具能具有几种功能,既可以增加功能性,还节省了空间。于是,既是正常锅盖又可直立放在台面上,还能作为锅垫起防烫隔热作用的“创意锅盖”诞生了。

  贴心、细致、温暖是张卫伟通过作品呈现出来的感觉——在他看来,设计的核心原则包括博爱和责任,也正是基于此,他在2012年获得人生第一个红点奖。那年,正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的他关注到一则讯息,美国医疗界研究发明了可化验骨髓的试纸,大大缩短了检测流程。正好不久前他因病去医院就诊时,看到不少小孩子因害怕验血带来的疼痛哭闹不已……能不能简化流程,让验血变得简单容易?试纸新闻的出现给了他启发,于是把试纸和验血结合,设计出能测出血型的创可贴,只要在伤口上贴上就能自动测出血型,既节约时间挽救生命,也能减少验血的疼痛。

  张卫伟再次证明了自己的设计理念:设计,是用来解决问题的。“less is more,设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体验。”张卫伟喜欢从生活细节中发现灵感,关心的也是如何便捷快速地解决掉小事情。正是因为对生活小事的细节化关注,使得他的设计产品在生产工艺、市场销售以及用户体验中都能做到高效,真正做到了“用设计解决问题”,这也是他相继获得红点奖认可的原因。

  喜欢设计

  也喜欢做老师

  “获奖对于职业规划有没有影响?”

  “迷恋设计本身,但是更享受与人分享设计的过程。”

  张卫伟喜欢设计,但他不仅仅是一位设计师,他也喜欢与学生们碰撞观点,分享设计的过程。

  到云南工商学院设计学院出任院长前,张卫伟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任教多年。不少上过张老师课的同学觉得他的课“非常有意思”,例如,他会带学生走出课堂去看艺术展。“教学中,我想以学生为主体,改变传统填鸭式教育。应该尊重学生的创造性,教师只是起到引导作用。”张卫伟表示,走出课堂能弥补理论的枯燥,“设计不仅仅是学习一种方法,它是门综合学科,想要做出好的设计,只懂设计理念是不够的。”

  当学生在设计上有任何问题,张卫伟也总是倾囊相助。他指导4位学生设计的“玛丽莲·梦露”眼药水助滴器获得国际工业设计IF奖,该设计理念同样源于日常生活。学生发现,眼疾患者在滴眼药水时,往往不愿把眼药水瓶移近眼睛,导致药水滴在眼睛外。同学们在张卫伟的指导下,设计出有弹性的杯状硅胶助滴器,可以翻成绿色罩子,用来保护眼球;使用者只需翻开硅胶杯,挤压塑料瓶,每滴眼药水都能准确滴入眼内。助滴器因设计灵感来自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翻飞的裙边而得名。

  一直在上海求学、工作,“渐入轨道”的张卫伟开始追求跳脱日常的挑战和陌生感。“这会激发不一样的灵感。”

  2017年8月,张卫伟来到云南工商学院出任设计学院院长,对于他的新选择,有朋友表示不解。“他们觉得想获取设计方面的最新理念还是得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而张卫伟觉得,对设计师来说,宽松的环境和有力的支持,才是培育好设计的真正土壤,“行业内最新的资讯并不受地域的限制。”来到云南后他发现,云南工商学院拥有的资源和平台不亚于上海,国际著名设计书籍和杂志,学院每月都会购买;设计专业所需的电脑、画板也都是最新的;对名师工作室的打造也给予很多支持。学校对于设计专业的投入以及“能者上”的用人机制,让他很有信心。“这是个有意思、有魅力的学校。”

  “人才培养”

  是现阶段的“大设计”

  “从事管理岗位后与设计会有冲突吗?”

  “我还在继续进行设计,人才培养也是一种设计。”

  张卫伟了解到,设计学院是云工商老牌学院,运作成熟,老师讲课方式比较灵活,学生作品也很有想法。教学中重视技能培训,课堂教学与实操相结合,让学生了解市场需求。

  同时,他也意识到教学中存在一些问题。“设计不是只靠技能就可以,而是需要综合、系统地来学习如何表达。”张卫伟解释,设计专业的学习应该是“闭环式教学”:针对一个设计需要进行前期调研、状态分析、找准要解决的问题、将问题归类、提出解决策略和需使用的方法、建模来验证策略、市场分析,直到产品最终投入市场。这就是张卫伟眼中的“闭环”。

  现阶段设计学院的教学还没有达到他的期待,“更多停留在中间部分,缺乏前后过程,造成了学生具有创新创意的设计还不多,设计的活力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他现在的任务就是进行课程与教学的设计,搭建教学中的“闭环系统”。

  “设计并不是给个命题,画出来就可以了。设计要有内涵,要跟得上市场需求。”搭建“闭环系统”要做的是在传统教学中加强学生对环境、美学、生活等方面的理解,让他们能够将自己代入产品,形成属于设计师的“产品故事”,注重外在表达的同时也注重内在表达。

  为此,设计学院招聘外教进行课程改革,聘请校外设计师开设专题讲座,将国际国内先进的设计思维和理念引入课堂教学,让学生可以和北上广的学生获得同等资讯。同时,建立创新创意示范课,并将在下学期课程中引入“设计项目制”,对项目产品进行全过程的综合学习,提升学生系统思考的能力,并通过参与不同项目制来扩充设计之外的知识覆盖面,以达到闭合系统的目的。

  从产品设计师到教师,再成为设计学院的管理者,张卫伟的角色不断发生变化,但对于设计的初心却从未改变。“让学生建立设计思维,把学生从单纯的手工业者培养成能够自我理解和深入思考的设计者。”

  “培养好设计师非常难,不是教给你怎么去设计,而是让你知道如何成为设计师。”在张卫伟看来,人才培养的“设计”更复杂,今后,艺术学院将更多引入国际设计资源,让云南的学生尝试结合本地民族文化特色进行差异化设计。“说不定我们的学生也能获国际奖项,这是对我们教学成果的检验。”

  链接

  红点奖(Red Dot Award)

  源自德国,是全球最大型、最具有权威性的设计竞赛之一,与德国IF设计奖、美国IDEA设计奖并称为国际3大顶级设计奖,素有设计界的“奥斯卡”之称。红点奖由产品设计奖、传播设计奖及设计概念奖3大部分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