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名家特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7年02月18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财神庙与匾额书法
□曹鹏
  沈从文像
  重庆丰都鬼城财神庙
  台湾财神庙
  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城关镇织金财神庙
  西鹤年堂匾额
  鹤年堂匾额
  腾冲的财神庙
  铁面将军庙街
  平遥古城财神庙
  平遥财神庙内景
  避暑山庄丽正门外的关帝庙
  沈从文1948年在一篇讲市招与书法的文章《谈写字(二)》里写道:“最后剩下的将是中医与财神庙的匾额,这是中国人五十年内少不了的。”现在回头看,以他写这段文字的五十年后即1998年为限来评判,这一预言说对了一半,也就是中医院、中药铺匾额还在,近来颇有卷土重来之势,但是财神庙的匾额则基本上荡然无存,能作为书法史材料的财神庙匾额,我一例也未见到。

  我没就此专门查考过资料,但财神庙的存在,想来历史已非常悠久,而且生命力极其旺盛,当年到处都存在,沈从文才会作如此断言。

  余生也晚,1948年的情景无从目睹,但是1978年到1998年期间也就是在沈从文预言的时间段后二十年里,却有机会跑了不少地方,就我所见,各地已经基本上见不到财神庙,至少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城市没有财神庙。1998年以后我跑的地方更多了,所到之处总也会留心寻访名胜古迹,也没有见到哪个城市还有把财神庙作为名胜景点的。北京之大,古迹之多,可谓全国首屈一指,但是我也不知道哪里还有财神庙。

  据刘国基学兄讲,台湾至今尚有一百多处财神庙,香火极旺,特别的是这些财神庙兼营小额贷款,而且利息由贷入方自订,当然,这就有点风投的意思了。

  大陆财神庙的匾额是在“破四旧”时就被破掉的。没有了匾额名份的庙宇,又无专职僧侣,就很容易在后来的旧城改造、房地产开发的浪潮里无声无息地被夷为平地。没有了财神庙,人们也就对财神不甚了然了。

  较真地说,财神庙算不上宗教场所,最多是百姓的民间信仰,与送子娘娘庙性质相近,只专司一项业务,信徒藉以求财求子。

  据说以前堂会戏的老规矩,必有“跳财神”的开场仪式,又分为“文财神”和“武财神”两种。文财神是比干;武财神是赵公明。不过,关公也被尊为武财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商家在店堂供关公像为财神爷的颇多,而比干与赵公明则知者相对要少。我在网上搜索,西安的周至县有赵公元帅财神庙,气势宏大,不知是一直香火延续下来的,还是新建庙宇?至于比干为何被封为文财神,我想不出其原由来,只晓得比干不合时宜。

  财神爷在庙宇里没了昔日的地位,但是对财神爷的形象老百姓并不陌生,一是在商家常可见到其形象,二是财神爷的年画近些年也颇有市场,尤其是朱仙镇等传统木刻年画产地,财神爷像年年大卖。

  2015年夏天到承德,偶然发现市区里有一处财神庙,在避暑山庄也即离宫的大门附近,赫然有财神庙匾额,古建的规模尚在,殿里供的是关公。其实更多的地方也还保留有关公庙或关帝庙,人们并不称之为财神庙。

  承德的财神庙要收门票,我进去转了转,没有几个游客。过去流传一副财神庙对联,“只有几文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不做半点事,朝也拜,夕也拜,教我为难。”人们进财神庙当然是求财,据说正月初二是求财神的正日子,那天的头柱香,该能要个好价钱。

  2015年我到昆明,到一位收藏云南特色风俗物品的老先生家吃饭,我看到他客厅的橱顶上摆着一个富富态态的瓷像样式很古老,便向他请教是何方神圣,他说这就是财神呀。我问云南什么地方还留有财神庙?老先生略想一下,说昆明没有了,只腾冲还有财神庙。

  后来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一百年前外国人在云南拍的老照片,其中有几幅是腾越(腾冲)财神庙,山门壮丽,殿堂阔敞,院里还有戏台,称得上美轮美奂。七八年前我在云南挂职,曾到过小城腾冲,没有注意到这处规模颇大的财神庙。

  丙申夏又到大理一游,查到大理也有财神庙,可惜我没能安排出时间去拜一拜财神。

  沈从文在抗战期间没到过腾冲、大理,肯定也没料到他写下预言五十年后,中国大陆的财神庙只在腾冲、大理、承德这种边边角角的地方还有遗存。想想真不可思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这三四十年,本该是财神庙大行其道香火鼎盛才对呀。

  回到正题,匾额是中国书法的重要载体,古建筑、庙宇、店铺的匾额,过去一向是代表着一个地方书法的最高水平,所以沈从文在民国时期写文章说喜欢逛街看匾额书法,尤其是北京琉璃厂的老字号书法,可谓美不胜收。“西鹤年堂”是北京有名的老字号中药铺,匾额出自严嵩之子严世藩手笔,同时代创立的六必居酱菜园,是严嵩题匾,至今也在使用,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当初没署名,一般人只看其字挺好,不知是何人所题。商家重利趋炎附势,会想方设法谋求权贵高官的题字题辞题匾,此理古今皆同,唯有小异者,古时高官无不擅书。

  论起来,鹤年堂在北京算得上是最老资格的中药字号了,地处菜市口,著名的刑场就在药铺门前,以至于衍生出很多带有原始巫术性质的民间习俗传说,其中人血馒头因为被鲁迅写入《药》而成为人人皆知的典故。鹤年堂还有明朝名臣保定容城杨继盛的楹联“欲求养性延年物,须向兼收并蓄家”。巧合的是,杨继盛就是被严嵩迫害处死的。我孤陋寡闻,没见过杨继盛题写的匾额传世,只在博物馆与书法集里才有机会得观乡贤墨宝,反过来,严嵩的匾虽然一直挂着,而且讲真其艺术功底与造诣委实可观,但是在博物馆与书法画册里却连影子也没有。

  2016年11月12日写于北京闲闲堂

  补  记

  写完此文我才得知,山西平遥古城有财神庙,2005年我曾一个人去逛过平遥,没留意看到没有。另外,保定老城有玄坛庙,建于明代,是保定城内唯一一座专祀财神赵公明的庙宇,1999年开发成了住宅小区。我考上大学离开保定前,一直住在一条名叫“铁面将军庙”、只有三四个院的小街上,到现在我才搞懂,铁面将军庙奉祀赵公明、萧升、曹宝、陈九公和姚少司五路财神,《封神演义》里讲中路财神赵公明,东路财神萧升是招宝天尊,西路财神曹宝是纳珍天尊,南路财神陈九公是招财使者,北路财神姚少司是利市仙官。如此说来,冥冥中我与财神庙还真是有缘!从我记事起,铁面将军庙就没有庙的一点影子了,当然也就没匾额,只是在十字路口东南角有一块一米见方、相邻两面凿了圆洞相通的巨石,不知是干什么用的,也再未在其他地方见过这样形状的石件。在网上搜索北京的财神庙,只在鼓楼东大街北锣鼓巷有一处,据说是明代建的民间小庙,雍正当亲王时住雍和宫,到地安门进紫禁城路过此地,据说曾进财神庙祈求过保佑自己接班,登基后下令换上皇家特许的黄色琉璃瓦,所以又名黄瓦财神庙。2005年拆了周边非文物建筑,修缮了大殿,以前我没注意过,哪天顺路去看看财神庙的匾额。

  2017年2月12日星期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热点新闻
   第A03版:人文特刊
   第A04版:名家特刊
财神庙与匾额书法
江阴日报数字报名家特刊A04财神庙与匾额书法 2017-02-18 2 2017年02月18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