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a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城诗三首

  无意叫醒

  我无意于叫醒荒山里的一棵树,因为

  斧头和锯子已经在路上

  我无意于叫醒高天上的一只鸟,因为

  鸟能飞多远,捕鸟的网就有多大

  我无意于叫醒风中假寐的大地,因为

  这会使地下的先人们涕泪交流

  这个冬天,我无意于叫醒自己,因为

  路途凶险,而我已经不能回头

  因为风,因为雪,因为雾气弥漫

  因为关山迢遥,因为我受命负薪救火

  一地松针

  不要被诸如颠三倒四、横七竖八

  和尸积如山这样的词语

  弄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不要说拥挤,不要说彼此倾轧或互相踩踏

  不要用恶俗的逻辑去理解这最后的谢幕

  要以一种轮回的眼光,一种虚怀若谷的态度

  和曾经沧桑的平静来看待这种混乱感

  不要用火、用水、用车轮和马蹄

  去踏上最后一脚。要相信大地不温不火的性情

  和从容不迫的气度

  不要沮丧,不要悲天悯人也不要幸灾乐祸

  要记住那利害的针头,那冲冠怒发般的骨气

  要记住虚无的空气里留下的伤疤

  和遥远星辰上的风吹草动。最关键是

  要辨认出:哪一根曾是健步如飞的你

  哪一根是旁边那位走路摇摇晃晃的跛足兄弟

  驮玻璃者

  要么是这一拨,要么是那一拨

  要么是你,要么是我,要么是身旁的哪位

  这世上一定混杂不少

  蝇营狗苟的人

  唯利是图的人

  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

  睁眼瞎的人

  在闹市,一条宽阔的大街上

  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波浪,纷纷朝两旁漾开

  躲闪着中间的一个黑影

  有个别人依然毫无反应,埋头向前

  直到劈面相撞才

  突然止步,脑袋一歪

  我远远望见,那大街中间

  有一只巨大的鸭子

  低着头,拱着背,像在走,更像在飞

  两个翅膀朝背后高高翔起来

  上面寒光闪闪,什么也没有

  事实是:那是一个驮玻璃者

  一块巨大的玻璃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一边挪步一边不停叫喊:

  “让一下!请让一下!”

  一路上,他急得满头大汗

  两只手的手指缝中慢慢渗出了血滴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本市新闻
   第a03版:国内新闻
   第a04版:太姥山下
   第b01版:民生新闻
   第b02版:国际新闻
   第b03版:专题
   第b04版:金融周刊
海 风
石城诗三首
静静的祖龙
“网红”老余
造秤人
绿 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