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专业出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雪漠携新作对话“‘一带一路’中的西部想象”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讯   9月21日,来自西部大漠的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西部文学领军人物雪漠携首部自传体长篇散文《一个人的西部》和最新长篇小说《野狐岭》做客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大讲堂,与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学者张柠先生举办了一场题为“‘一带一路’中的西部想象”的文学活动,就西部文化、西部文学、西部精神展开了对谈。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雪漠的故乡甘肃凉州位于“一带”中的重要路段河西走廊。从青年时代起雪漠就扎根河西走廊,深入西部土地,创作了极富西部味道、承载西部文化和西部精神的长篇小说《大漠祭》《西夏咒》《野狐岭》等多部作品。“西部文学”的提出已有30年,但直到今天,似乎仍是一桩理论悬案。嘉宾认为,谈西部文学,离不开西部文化和西部精神。西部文化作为边疆文化的一种,与中原儒家文化、沿海都市商业文化有着巨大的差异性,同时,在全球化语境下,诸种文化之间又呈现出微妙的关系,影响着作家的写作姿态与作品的形态。以《野狐岭》为例,嘉宾们还就西部文学的文脉和精神源流、精神力量展开了探讨。雪漠是西部土生土长的作家,他的写作从一开始就有本土化倾向,很少受西方理论技巧影响,而更亲近俄罗斯文学。有趣的是,《野狐岭》中“凉州人合该受穷”的千古慨叹接续的是五四精神和反思国民性的传统,对陆富基的拷打也有鲁迅笔下看客的味道。大量的贤孝唱词,齐飞卿的史传,接续的是边塞诗、唐传奇、敦煌学以及地方志书写的传统。雪漠也有强烈的“史”的意识,他的写作总想留住消失的西部乡土,定格土地的黄昏。《一个人的西部》和《野狐岭》也是他的一种“定格”和“怀乡”。嘉宾认为,西部文学最突出的特征是其精神性,它的精神内涵非常高。在西部,土地的贫瘠、物质的匮乏导致的是精神的壮大、灵魂的强悍。《一个人的西部》里的雪漠成长于一贫如洗的农民家庭,在梦想的召唤下,以读书、练武、禅修等方法抵御诱惑、壮大精神。里面写到西部父老们朴素的人生观——“老天能给,老子就能受”,“苦难是逆行菩萨”等等,无不体现了一种生命的尊严和民族的精神力。(刘志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大众出版
   第03版:专业出版
   第04版:综合
   第05版:广告
   第06版:民营与网销市场
   第07版:个性书店
   第08版:优案推介
   第09版:中国阅读周报
   第10版:书评·非小说
   第11版:书评·财经/童书
   第12版:书评·综合
   第13版:文创中国周报
   第14版:创意城镇
   第15版:海外
   第16版:文化金融
南大社研讨“遭遇景观——居伊·德波的电影空间与情境主义思潮”
“互联网+”创业加剧出版细分
雪漠携新作对话“‘一带一路’中的西部想象”
变的是人生 不变的是初心:《中国人的一天》《活着》面世
讲解共享经济模式读书待瞩目
厦大社新著弥补台湾女性文学研究空白
电商图书选题“转化率”仍为蓝海
中国图书商报专业出版03雪漠携新作对话“‘一带一路’中的西部想象” 2015-09-25 2 2015年09月25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