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播风·旧事
     
本版列表新闻
     
2017年05月09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土城十八帮
王兴伟
  文/王兴伟

  小小的土城,又是神秘的土城。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衍生了各种不同色彩的故事。

  土城位于赤水河这条黄金水道的边上,是川盐入黔的重要通道。盐是百味之王,没有盐一日三餐无味。故,我猜测在这里,队伍最为壮大的该是盐帮。一个宽阔的渡口,盐运的船只刚抵达,背盐客迅速而上,开始了他们一天紧张、有序的生活。日子是单调的,汗水顺着鼻尖淌下,一步一步向前,古老的青石上,是泛着温暖与希望的行走。

  随着漕运的不断壮大,背盐已被健壮的马取代,既节省了体力又缩短了时间。马成了穿山越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于是土城的街上开始出现马帮。每年,土城三月三聚会之后,便有马会。王伯乐接受了孙长青的挑战,虽然他的马不如孙长青,但斗马的结果就是他连赢了两局。相马如相人,与马相处如与人相处,贵在交心,贵在尊重。这是一个马帮的故事,简单得没有多余的情节,却让人浮想联翩。

  油帮的郭明亮在河边救下了轻生的后生王明,并教他如何选取菜籽、榨油的技巧,很快王明就学会了榨油的技术,独当一面,二人的故事在油帮一直传为美谈。

  还有茶帮,传说乾隆年间,罗凤被推选为帮主。她在当帮主期间大量收购茶叶,以致茶叶滞销,加上连连暴雨,使得茶叶发霉。正当她苦闷之时,负责管理的弟弟跑来告诉她,这些茶由于长虫,变成了上等的虫茶,商家们纷纷前来选购……

  土城因为建立于西汉,时间久,帮派林立,据说有十八帮之多,每一个帮派都有自己传奇的故事。而最早形成的帮派则是木帮。土城四周竹木满山,有许多珍贵的树,土城人很早就开始了结队入山,分散而作,以木而生。时间长了,就形成了一个整体,一个帮派。其实,它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木匠”。

  众多帮派之中,最神秘的莫过于袍哥了。按时下的话说,就是黑帮老大。帮派之间的事不能处理时,他就出现了。它的起源应该来自于川渝一带,所谓“袍哥人家,从不拉稀摆带”。时至清朝,土城的商业开始繁茂,袍哥才开始在此设置分舵。袍哥分为清水袍哥与浑水袍哥,接受其他商旅的资助,为他们调解纠纷。自然,清水袍哥是大家最为尊重的人了。袍哥又分“仁、义、礼、智、信”五个堂口,仁字讲顶子(有地位的)、义字讲银子(有钱的)、礼字讲刀子(小手工业者),智信则是下层体力劳动者。袍哥有自己的管理制度,让人想起小说中的丐帮,一诺千金,勇往直前的大侠风范。现今,土城还存在一个唯一的袍哥,93岁高龄,高大魁梧的身材让人一见就顿生敬仰之心。在影片《土城时光》中,他挺直健硕的身子,双手用力地打开大门,阳光泻在脸上,简直成了土城最具动感的风景。

  进入十八帮陈列馆,仿佛回到了民国或者晚清时代,每走一处,都能遇见长衫,他们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仿佛我是他们的顾客。他们让出一条道,古老的布置,真像是一部现实的穿越剧。

  移步茶帮。“客官,里面请,本店有古树老鹰茶,止渴解乏;辣椒茶,止渴生津;老虫茶,开胃健脾,延年益寿”,声如洪钟。我抬头,没有任何人,对面只有一个中年妇女手摇蒲扇的蜡像。我再四处寻找,仍没看见任何人。我有些惊诧,好在是白天,心想,那声音是另外的地方传来。继续往前走,来到客栈帮,我推开玻璃门,里面又传出声音:“南来的,北往的,住店的,吃饭的客官里面请,小二,接客嘞!”我又是一惊,四下寻找,还是没见任何人。正在我诧异之时,管理员走来告诉我,这是他们有意设置的场景,意在返回过去;每一个帮派,只要推开玻璃门,里面都能传出相应的声音。

  我由此大悟,土城是在将这远去的繁华,用一种特有的方式铭记。或许,整个展览馆就是当时土城的再现,是一部浓缩了的土城史。而这又仿佛是置身江湖,让人体味一种扑面而来的古朴气息。土城,其实最兴盛还是酒业,楼上就是习酒展厅,作为美酒河,酒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可以说,这是酒帮的延续。当然,发展中的习酒已经是中国的一大品牌,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展厅从酒的起源,也就是汉武帝那个有名的故事“甘美之”开始,到几经曲折、发展壮大,将一部酒的兴衰史叙述得清清楚楚,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部习水人的心灵史。以酒待客,以酒送客,正是中国人“礼”字的具体体现。

  从十八帮出来,下午的阳光照在河岸上,一条红色的自行车公路连接着土城的两端。现代化的气息显而易见,有人骑着车在上面自由行驶。原来的帮派已经不在,只留下滚滚向前的赤水河,一滴水就是一个美好的回忆。此刻,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话:江湖已远,而我还是处在江湖之中。土城的帮帮帮……已经成为历史,崭新的土城又以它特有的面貌屹立于前。透过历史,我们看见了一个“人”的内涵。无论袍哥、酒帮、盐帮也好,都必须坚守自己心中的原则,礼字当先,仁为内涵。无论时间如何向前,它都是立世的根本。

  也许,相遇土城,在土城的江湖之中,穿梭于各大帮派之间,你也是那隐形的清水袍哥,怀揣一颗高大的心,在繁华的闹市之间行走。也许,你会在这里发现自己将来的人生走向,把自己的未来抒写得足够精彩。帮派虽然远去,但你还是身处江湖,还是在另外的帮帮帮之间决断、徘徊、向前……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遵义
   第03版:新闻遵义
   第04版:新闻遵义
   第05版:百姓4+1
   第06版:新闻遵义·广告
   第07版:时评·广告
   第08版:新闻国内·广告
   第09版:新闻国内·广告
   第10版:新闻国内
   第11版:新闻聚焦·广告
   第12版:财富周刊
   第13版:财富周刊
   第14版:新闻国际·广告
   第15版:新闻国际
   第16版:新闻国际·广告
   第17版:健康周刊
   第18版:健康·生活
   第19版:健康·生活
   第20版:健康·保健
   第21版:健康·心理
   第22版:播风·旧事
   第23版:新闻体育·广告
   第24版:新闻体育
   第25版:新闻财经
   第26版:新闻财经
   第27版:数码
   第28版:地产周刊
   第29版:地产周刊
   第30版:新闻娱乐
   第31版:特稿·广告
   第32版:特稿·连载
心中的牡丹(组诗)
“飞碟”落观坝
土城十八帮
邹丽华:面带微笑,明媚静好
遵义晚报播风·旧事22土城十八帮 2017-05-09 2 2017年05月09日 星期二